三者險典型案例,看看法官怎么判
來源:本站 發布時間:2018-8-25

三者險相關案件的理賠在保險理賠中占相當一部分,在法院的工作中也比較受重視。北京市順義區法院法官對該院處理的保險合同糾紛案件進行了梳理,法官并作了有益的提示,供一線保險公司的理賠人員和消費者參考。

1.駕駛人于事故發生過程中被甩出車外又與本車發生二次事故,不應視為本車的第三者

案情簡介:邵某系某客運公司的司機,2013年1月14日9時許,其駕駛大型普通客車A與賈某駕駛的中型普通客車B相撞,撞擊后邵某從自己駕駛的車輛中被甩出,之后又與自己駕駛的車輛發生二次接觸,導致其嚴重受傷。交通管理部門經調查后認定邵某負此事故主要責任,賈某負此事故次要責任。邵某訴請其所駕駛的B車保險公司在交強險和商業三者險范圍內承擔賠償責任。保險公司以邵某屬于本次駕駛人,不屬于三者險賠償對象抗辯,拒絕賠償。法院經審理認為:雖然邵某于事故發生過程中被甩出車外又與本車發生二次事故,但由于邵某系大型普通貨車的駕駛人,負事故主要責任,不應將邵某視為本車的第三者,保險公司不應對邵某承擔賠償責任。

法官提示:在交強險和商業三者險中,經投保人允許的駕駛人,其法律地位相當于被保險人,原則上不能納入第三者的范圍。如駕駛人因本人過錯發生交通事故被撞擊,致其脫離本車又與本車接觸受到二次傷害的,該駕駛人請求承保本車交強險和商業三者險的保險公司予以賠償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2.因駕駛人過失致使乘客從車上摔下受傷,三者險應當賠償

案情簡介:2014年,公交公司司機陳某駕駛公交車在乘車人劉某下車過程中起步,導致劉某摔倒后被車輛碾壓受傷,交警認定陳某全責。劉某起訴陳某、公交公司、保險公司賠償。保險公司辯稱劉某屬于車上人員,不屬于交強險和商業三者險賠償范圍,不同意承擔賠償責任。法院經審理認為:劉某在下車過程中摔倒被車輪碾壓受傷,劉某受傷時已屬車外人員,本案中應該適用交強險以及商業三者險。判決保險公司賠償劉某12萬余元。

法官提示:對于因駕駛人過失致乘客從車上摔下受傷;乘客下車休息時或下車幫助指揮引導車輛行駛時,被駕駛員的過失駕駛操作行為致傷;因車輛撞擊乘客被甩出車外被本車二次碾壓受傷等情形,因為乘客在事故發生當時身處保險車輛之外,此時位于車下的乘客與其他普通的第三者對機動車危險的控制力并無實質差別,相較于機動車來說均處于弱勢地位,對風險的發生幾乎沒有任何控制能力,而且乘客并非保險合同關系中的被保險人(投保人及其允許的合法駕駛人)范疇,因此在特定情況下乘客可以轉化為第三者,可以獲得交強險的賠償。

3.無論逃逸是否是事發原因,履行提示說明義務后商業三者險即免賠

案情簡介:2017年,梅某駕駛小客車將行人張某撞亡后逃逸,交警認定梅某全責。張某近親屬訴請梅某及保險公司賠償。保險公司辯稱逃逸屬于商業三者險免賠情形并提交了已履行提示和說明義務的相關證據。梅某認為,逃逸不是事故發生的原因,商業三者險不能免責。法院審理認為:因梅某駕駛機動車肇事后逃逸,屬于法律明令禁止的行為,保險公司對此免責情形盡到了提示義務,依照保險合同約定屬于商業三者險免責范圍,故法院對保險公司該辯解意見予以采信。雖然梅某事后逃逸行為不是事故發生的原因,但并非所有免責條款均需與保險事故發生具有因果關系。被告梅某以逃逸不是事故發生的原因為由主張商業三者險免責條款無效,于法無據,本院不予采信。

法官提示:在商業三者險及交強險中,保險格式條款通?;嶠疤永朧鹿氏殖 被頡拔匆婪ú扇〈χ么朧├肟殖 鋇惹樾臥級ㄎO杖瞬懷械E獬ピ鶉蔚拿庠鹛蹩?。保險人對該條款依法履行明確說明義務后,該條款即對各方當事人產生效力。被保險人或駕駛人不能證明在依法采取措施之前必須離開現場的合理性與必要性的,保險人可以依據“逃離事故現場”的免責條款不承擔保險賠償責任。

4. 醉酒駕車發生事故造成財產損失的,保險公司不承擔墊付和賠償責任

案情簡介:2016年,謝某酒后駕駛小客車與盧某駕駛的小客車相撞,造成兩車損壞,無人傷。經交警認定,謝某構成醉酒駕駛并負事故全責。盧某就其車輛損失將謝某及保險公司訴至法院。保險公司辯稱,肇事車輛雖然投保了交強險和商業三者險,但因謝某醉酒駕車,故不同意承擔賠償責任。法院經審理認為:根據《交強險條例》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道路交通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的規定,駕駛人醉酒駕駛發生保險事故的造成財產損失的,保險人不承擔墊付和賠償責任。在《保險公司機動車第三者責任保險條款》中同樣規定,駕駛人因飲酒駕駛造成第三者的損害賠償,保險人均不負責賠償。本次事故中謝某存在醉酒駕駛的行為,負全部責任,且保險公司已就責任免除事項盡到了提示說明的義務,故應當由謝某承擔全部賠償責任。

法官提示:《道路交通安全法》第22條第2款明確規定:飲酒、服用國家管制的精神藥品或者麻醉藥品,或者患有妨礙安全駕駛機動車的疾病,或者過度疲勞影響安全駕駛的,不得駕駛機動車。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道路交通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18條規定,醉酒等高度危險情形下發生交通事故致使第三人遭受財產損失的,交強險保險公司不承擔墊付和賠償責任;造成人身損害的,交強險保險公司在賠償了包括醫療費用、死亡傷殘費用等的人身傷亡損失后,有權向侵權人追償。

5.機動車未按期年檢商業三者險免賠條款,未提示說明,亦或無效

案情簡介:2015年,徐某駕駛小客車與第三人發生交通事故,造成第三人楊某受傷及車輛損壞。交警認定徐某負全責。徐某為第三人墊付了修理費和醫療費。徐某在某保險公司投保了交強險和商業三者險。徐某就上述墊付費用起訴某保險公司在交強險和商業三者險范圍內予以賠償。保險公司辯稱,因事發時徐某行駛證過期,未按期年檢,故不同意在商業三者險范圍內賠償。法院經審理認為:雙方訂立的保險合同有效,雙方當事人應當按照法律的規定及保險合同的約定享受權利并履行義務。保險公司未提交證據證明其就保險條款中免責條款的概念、內容及其法律后果已向投保人履行了充分的明確說明義務,該免責條款對被保險人不產生效力。最終判決保險公司在交強險和商業險范圍范賠償原告徐某共計2萬余元。

法官提示:發生保險事故時被保險機動車行駛證、號牌被注銷的,或未按規定檢驗或檢驗不合格。保險公司應盡到提示和明確說明義務,否則不能免賠。值得注意的是,司法實踐中經常有當事人以被保險車輛發生的本次事故與行駛證未按期年檢之間不存在因果關系來否定狀態免責條款效力。筆者認為,按免責事由可以將保險免責條款分為三類,一是原因免責,二是狀態免責,三是事故形態免責。行駛證未按期年檢屬于狀態免責,即保險事故發生時只要被保險人處于某種特定危險狀態下,保險人即可免責。并非所有免責條款均需與保險事故發生具有因果關系,在狀態免責的情形下,保險人只要證明事故發生當時,某種特定危險狀態的存在即可免責,無須再證明該危險狀態與保險事故發生之間存在直接因果關系。

友情鏈接

        fifa手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