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析《保險法》司法解釋(四)中的代位權行使 ——從一起司法案例談起
來源:本站 發布時間:2018-8-18

□李霞

近日,《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保險法>若干問題的解釋(四)》正式發布。該司法解釋一大亮點是細化了保險人代位權的相關司法裁判規則。在以往的業界實踐中,保險人代位權經常由于遭遇到種種障礙而難以實現,也得不到行業的重視。在《保險法》司法解釋(四)中,對代位權實現的基礎和前提——賠償責任的確定進行了細化,進一步增強了該權利的可操作性。本文將結合一起司法案例,探討保險人代位權行使的相關法律問題。

王梓/制圖

典型案例

2014年9月24日,某法律服務所為其所有的蘇D××××小型轎車在A保險公司投保了賠償限額為74800元的車損險,合同內含不計免賠條款,保險期間自2014年9月26日零時至2015年9月25日零時。2015年6月26日,王某駕駛該小型轎車在路口左轉彎時與束某駕駛電瓶三輪車相撞,致車輛受損。事故發生后,交警部門認定束某、王某負事故的同等責任。該轎車的車損經A公司定損為13300元。2016年11月14日,該法律服務所向A公司出具權益轉讓書,書面約定A公司將13550元(其中施救費250元)先予賠付,該法律服務所將追償權轉移A公司。同年11月30日,該法律服務所收到A公司支付的車輛賠償款13550元。A公司隨后至法院起訴束某,請求代位行使獲得侵權賠償的權利。一審法院判決駁回A公司的訴訟請求,A公司不服提起上訴,二審法院維持了一審判決。詳見(2018)蘇04民終1129號判決書。

爭議焦點

一、如何看待本案中侵權法和道路交通安全法規則之間存在的法律沖突。

本案中,A公司認為,本案由非機動車進入機動車道導致,侵權人束某應當對被侵權人的損失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五條,因道路交通事故造成下列財產損失,當事人請求侵權人賠償的維修被損壞車輛所支出的費用、車輛所載物品的損失、車輛施救費用,人民法院應予支持。同時,《保險法》第六十條規定,因第三者對保險標的的損害而造成保險事故的,保險人自向被保險人賠償保險金之日起,在賠償金額范圍內代為行使被保險人對第三者請求賠償的權利。因此,束某作為侵權人,理應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A公司已經向法律服務公司進行了賠償,且取得了權益轉讓書,有權代位獲得侵權人束某的賠償。

一審法院認為,首先,根據《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條的規定,機動車與非機動車駕駛人、行人之間發生交通事故,非機動車駕駛人、行人沒有過錯的,由機動車一方承擔賠償責任;有證據證明非機動車駕駛人、行人有過錯的,根據過錯程度適當減輕機動車一方的賠償責任;機動車一方沒有過錯的,承擔不超過10%的賠償責任。根據該規定,在機動車與非機動車、行人的交通事故中,機動車一方具有法定賠償義務,而非機動車和行人不具有法定賠償義務。

其次,根據“優者危險負?!痹?,非機動車不應賠償機動車的車輛損失?;滴蘼墼謁俁?、硬度、重量及對他人的危險性上,均遠遠高于非機動車和行人,應負更高的避險義務。本案中,束某騎的是電動車,而王某駕駛的是小轎車,其控制交通事故危險的能力和避險義務要遠高于束某。事故中,束某并不存在故意,無需對肇事機動車輛進行賠償。

第三,根據公平原則,非機動車不應賠償肇事機動車的車輛損失。現實中,非機動車、行人在交通事故中受害程度往往遠甚于機動方,通常是非死即傷,而機動車一方一般只是造成車輛損壞等財產損失,很少有人身傷亡。如按責任比例承擔損失,則可能導致行人獲得的人身損害賠償卻抵不上機動車車輛損失的后果。二審法院亦表示支持上述觀點。

筆者認為,該案反映了侵權法和道路交通安全法在立法層面中的沖突。依據侵權法原則,大部分侵權賠償責任都是以侵權行為造成的客觀侵權結果為依據,而不考慮侵權人的主觀狀態。而道路交通安全法則在法律上加重了機動車一方的無過錯責任,綜合考慮了危險程度、公平性等指標,屬于特殊情景下對侵權賠償責任的法定約束。而A公司忽視了道路交通安全法的上述特殊性,依照一般性侵權原則,因此才對法院的判決存在理解上的偏差。

二、保險人代位權行使的基礎——淺析《保險法》司法解釋 (四)中關于代位權的相關規定

本案中,一審法院認為,保險人對第三者行使保險代位權應當以被保險人對第三者具有賠償請求權為前提。該法律服務所作為肇事機動車方,不具有向受害人束某請求賠償的權利,A公司行使保險代位求償權亦缺乏前提條件和基礎。二審法院亦支持了此觀點。

筆者認為,根據《保險法》第六十條規定,因第三者對保險標的造成的損害而造成保險事故的,保險人自向被保險人賠償保險金之日起,在賠償金額范圍內代位行使被保險人對第三者請求賠償的權利。但是,代位權的行使需要以賠償責任為前提,這種賠償責任既可以是法定的,也可以是約定的。在以往的實踐中,法定賠償責任較為明確,但約定賠償責任的實現卻較為困難。為了解決這一難點,最高人民法院《保險法》司法解釋(四)第十四條對于代位權實現依據有了明確的判斷規則。具體包括: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被保險人可以依照保險法第六十五條第二款的規定請求保險人直接向第三者賠償保險金:(一)被保險人對第三者所負的賠償責任經人民法院生效裁判、仲裁裁決確認;(二)被保險人對第三者所負的賠償責任經被保險人與第三者協商一致;(三)被保險人對第三者應負的賠償責任能夠確定的其他情形。前款規定的情形下,保險人主張按照保險合同確定保險賠償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依據《保險法》司法解釋(四),對于代位權的行使依據,不僅僅局限于生效的法院判決,而是包括了生效的仲裁裁決、當事雙方的協商一致,以及被保險人對于第三者應負的賠償責任能夠確定的其他情形?;謊災?,只要雙方賠償責任不違背法律的禁止性規定,不影響他人合法利益,即可以作為代位權行使的基礎??梢栽ぜ?,實踐中,該條文的運用將會為保險人行使代位權提供較為寬松和自主的條件,也能鼓勵被保險人與第三者積極達成賠償協議,促進交易的效率。

以本案為例,如果A公司在本次事故發生后,鼓勵被保險人運用侵權法規則向第三者積極主張民事的侵權賠償責任賠償,促進侵權的第三者束某與法律服務公司協商一致,達成相關賠償協議,確定賠償責任,則可以滿足《保險法》司法解釋(四)第十四條所列明的條件,從而代位取得相應的賠償權。

啟示

通過分析保險人代位權行使的相關法律規則,不難看出,業界應當逐漸明確一個根本性的原則:保險業只是化解風險的手段,而并不直接承擔賠償責任。鼓勵保險人行使代位權,就體現了這一原則。但業內長期以來因為種種原因,并不重視代位權的行使和主張。從另一方面看,代位權的存在,也有助于被保險人迅速獲得保險人的經濟補償,恢復正常的經濟生活,最大限度地降低第三者侵權行為對其造成的影響?!侗O輾ā匪痙ń饈停ㄋ模┑某鎏?,將在一定程度上對這種情況有所改變,但同時也需要業界從以下兩個方面予以完善。

一是厘清法律關系,科學合理界定責任邊界。通過上述案例,可以看出,業界對于不同法律之間的原則、規則和相應的邊界掌握還不夠準確,對于保險合同涉及到的深層次法律問題尚未進行深入研究,導致保險的行業實踐與司法認知仍然存在一定的差異。對于前沿性和交叉性的保險法律問題,保險業應當加強法律基礎理論的研究,不斷積累行業實踐經驗,厘清各種保險合同中所體現的差異化的法律關系,在此基礎上,才能科學合理地界定保險業承擔的責任邊界。

二是重視研究代位權行使的基礎條件?!侗O輾ā匪痙ń饈停?四)為保險人實現代位權提供了一些操作性較強的裁判依據,有助于保險人提高行使代位權的積極性,也有助于保險人督促侵權的第三者承擔相應責任,在社會中引導“誰侵權,誰擔責”的理念。同時,代位權的順利行使,可以使被保險人的受損利益迅速獲得補償,盡快恢復生產和生活。因此,保險業有必要重視對相關裁判規則的研究,重視代位權行使的法律基礎,尤其是以民事協商為前提的約定賠償責任的確定,以維護自身和行業的合法權益。

友情鏈接

        fifa手游吧